对抗衰老:一场席卷亚洲的干细胞研究竞赛

2022-08-24 17:02
二维码

    近日,《日经亚洲》上一篇关于干细胞报道引起全球重视,这反映了干细胞治疗正在从治疗疾病到维护健康对抗衰老的趋势转变,更是表明了日本和新加坡等国家在此领域的力争上游。我们在文中可以看到中国的富商们都跑去日本和新加坡接受干细胞治疗,而在以前是全球向中国跑。


    新加坡的 Regenosis是由一个房地产商人Shaun Lim 创立,致力于开发旨在阻止或逆转衰老过程的干细胞疗法


    Shaun Lim最近对媒体说:“试想一下,当你90岁时,在生物学上的功能仍像40多岁时一样,而人类最终能活到 200 岁甚至更久,这样的可能性已经现实!”他的诊所毫不掩饰他们的客户必须富有才能负担得起治疗费用。


    该诊所不能提供一个典型的价格范围,因为医生的建议可能会根据每个病人的情况而有所不同。


    其营销部门经理多诺万。L.里夫斯就告诉媒体:“他们主要针对来自中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的净资产在 100 万美元及以上的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人士。”而Regenosis只是一个缩影,新加坡类似Regenosis进行再生医学和抗衰老研究的诊所很多。


    这些年里,众多迎合再生医学和抗衰老研究的诊所开始向亚洲地区汇集。作为目前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地域,亚洲似乎有充分的理由对延寿行业感兴趣。


    在过去的十年里,现有的再生医学疗法,已经在亚洲撑起了一个庞大的市场。致力于生物医学研究和再生医学的公司在这里找到了热切的赞助人,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和富有的潜在客户,更不用说比其他国家更灵活的立法。一场席卷亚洲的研究竞赛也就此展开。


    01亚洲地区


    人口老龄化最快的区域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硅谷的数个亿万富翁吸引了抗衰老研究领域的大部分注意力,他们对旨在破解衰老过程的项目进行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投资。包括由亚马逊前CEO贝佐斯和俄罗斯富翁米尔纳的Altos Labs,以及谷歌的 Calico。这些耳熟能详的富豪们都对破解衰老过程的项目进行了天价投资。(相关内容:首富贝索斯2.7亿砸衰老干预,人体细胞80岁逆转至40岁,百岁时代将至)


    根据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预测,到 2040 年,世界上年龄最大的五个人口中的三个会出现在亚洲:日本、韩国和新加坡(见下图),而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到 2050 年,四分之一的亚太地区居民将年满 60 岁。届时,医疗体系、企业及家庭将承受庞大压力。


    △到2040年,新加坡、日本、韩国将是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三个国家


    自 21世纪初以来,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科学家取得的重大进展已促使一些亚洲政府支持该领域,希望它能减轻老龄化人口的社会负担。


    世界卫生组织去年12 月发布的一份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法规称:“使用细胞、组织和基因治疗产品治疗疾病或生理状况已引起广泛关注,因为它们有可能解决严重的未满足的医疗需求”。


    科学研究表明,干细胞具有很高的可塑性和无限的自我更新能力。它们可以制造和修复任何人体的细胞、器官或组织,并治愈许多疾病,如帕金森病、糖尿病、艾滋病和黄斑变性(与年龄有关的视力模糊或失明),而具体治疗手段包括通过静脉滴注或注射将干细胞引入血液。东京 Star Clinic 的一位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检查干细胞


    02阻击老龄化


    席卷亚洲的干细胞竞赛


    新加坡


    这个小而极度发达的城市,一直是这场竞赛中的佼佼者。


    先是2003年,价值数十亿美元的Biopolis在新加坡科学技术研究机构(A*STAR)的监督下启动,初始资金为5.5亿美金,旨在让新加坡成为生物医学研究和再生医学的领导者。后有像Regenosis这样的私营公司一直在成长和成熟。


    2002 年,新加坡的生物伦理咨询委员会宣布“人类胚胎具有作为潜在人类的特殊地位,而与活着的儿童和成人不同”。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生物伦理学专家 Tamra Lysaght 和 Benjamin J. Capps 认为:“新加坡宽松的监管方法和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受到了国际科学界的称赞,新加坡因此吸引了一个大量追求创新研究领域的自由知名科学家数量。”


    △Biopolis 综合体位于新加坡的Buona Vista 庄园,是当地的再生医学研究中心


    Regenosis公司的首席科学官是美国生物化学专家、该领域的领军人物布赖恩·肯尼迪 (Brian Kennedy),此前曾担任加州巴克衰老研究所首席执行官,直至 2016 年卸任。


    肯尼迪表示:“我去新加坡是因为这里可以完整地实现整个细胞产业链,从基础科学到转化再到临床干预,再到针对老龄化的目标。


    新加坡是一个迅速老龄化国家,它可以成为一个以人类健康为目标而不仅仅是治疗疾病的例子。”


    日本


    在科学研究与伦理道德这场争论中,同处亚洲的日本开辟出了第三条道路。


    2012年,京都大学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因其成功从成体细胞中产生了多能干细胞——这回答了“正常”成熟细胞是否可以像人类胚胎一样,转变成多能细胞的问题。


    这个划时代的发现消除了胚胎干细胞在治疗研究中的必要性。也让当时的安倍晋三政府决定为再生医学建立自由的监管环境。


    中国


    干细胞和再生医学所引发的淘金热遍及亚洲,新加坡启动Biopolis的同时,中国也在努力扩大干细胞研究的范围,据悉,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以支持研究项目。


    2002年至2012年间,中国干细胞研究年发表量从300篇左右增加到3000篇左右,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2012年发表论文约8000篇。


    今年5月,今年5月,中国科学院的一个团队还宣布,他们创造了“吸血鬼”老鼠,通过将年轻老鼠的血液注射到老年老鼠身上,可以让老年鼠活得更久。这个发现引起了媒体的极大热情,并被视为中国正在成为科学超级大国的证据。


    03蓬勃发展


    干细胞抗衰逐渐渗透亚洲


    亚洲各国都想在这场竞赛中脱颖而出,但迄今为止,并没有真正的胜者出现。


    我们能确切看到的是:虽然全球市场仍由Athersys、Cytori Therapeutics和Vericel等美国公司主导,但亚洲大型公司已经开始在世界崭露头角,同时提供抗衰老干细胞疗法的私人诊所也在整个亚洲大陆蓬勃发展。


    有一个国家集中体现了与该行业日益突出的所有机会和问题:日本。


    以日本历史最悠久的干细胞治疗诊所Star Clinic为例,这家私人诊所位于一座摩天大楼的11楼,在那里可以俯瞰闪闪发光的蔚蓝东京湾,远离炎热的停机坪和繁忙的交通。


    该诊所于9年前开业,提供从皮肤护理到运动损伤康复等一系列再生医疗服务,单次治疗起价约为 500 美元,最高可达13,200 美元。


    从患者走出电梯的那一刻起,Star 就提供奢华体验。两只毛茸茸的大黑狗在门口迎接客户,病人随后被带到诊所大堂的真皮沙发上,落地窗可以一览无余地欣赏下方海湾的景色,背景是东京的银色天际线。


    东京 Star Clinic 的一名患者在俯瞰东京湾的治疗室通过静脉接受干细胞治疗


    对于来寻求治疗的患者,首先从身体脂肪或血液中提取细胞,然后将患者的细胞转移到 Star 的内部实验室,在那里它们经历了复杂而漫长的转化为干细胞的过程,这大约需要四个星期,然后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治疗的长度和性质因患者而异,因为每个疗程都是根据个人的需要精心定制的,”Abiko说。“通常情况下,患者每年两次通过静脉滴注来接受治疗。”


    成立九年来,Star Clinic 没有进行过任何形式的营销活动。诊所的消息通过口耳相传在患者中传播,其中一些人专门从国外前往东京接受治疗。“我们的很多患者都是知名人士,”Abiko 说,“他们中的很多人彼此认识。”


    据诊所介绍,男女患者人数大致相当,年龄从20多岁到90多岁不等。外国患者主要来自越南和中国,但也有少数来自远至欧洲,其中不乏知名人士。


    一位 Star 患者是一名 40 多岁的韩国女性,定期往返日本接受干细胞治疗。


    2020年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疾病后,一位朋友将她介绍到诊所,开始进行干细胞治疗。“当我的朋友建议我尝试干细胞治疗时,我实际上并没有生病,只是从 40 多岁以来,我的整体健康状况开始恶化,”她说。“我出现了一些皮肤过敏,湿疹非常严重,伴随着全身疲劳和一些疼痛。我也能感觉到我的荷尔蒙发生了变化,并且出现了一些更年期症状。”


    自从几个月前在 Star 开始治疗后,该患者说她的湿疹已经消失,她的身体状态已经反弹,整体健康状况也有所改善。“我的工作要求很高,工作时间很长,睡觉的时间很少,”她告诉日经新闻。“最近,甚至年轻的同事也一直在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工作这么多,还显得精力充沛?—她坚信这是干细胞带给她的改变。


    东京 Star Clinic 的一位科学家在实验室中检查用于再生干细胞治疗的细胞。


    另一位 Star 患者——一名在日本工作并已接受干细胞治疗两年的年龄相仿的女性——说,她确信这些治疗是她没有感染 COVID-19 的原因。


    该诊所表示,现在说干细胞治疗是否能有效预防 COVID-19 还为时过早,但研究人员认为它们有助于增强免疫力。


    出于多种原因,包括日本、韩国等多个亚洲国家都是干细胞的理想市场。


    根据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的数据,其 29% 以上的人口年龄在 65 岁以上,是世界上最高的,预计到 2040 年这一数字将超过 33%。2019 年,日本政府宣布了”无年龄社会“项目,要求企业继续雇用 65 岁以上的工人。


    根据《自然》杂志的报道,在iPS细胞发现之后,日本迅速成为”科学家和企业家寻找快速将产品和疗法商业化的热土“。


    该国 2014 年的《再生医学安全法》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该法案制定了确保干细胞研究和治疗安全的标准,并允许医疗机构将细胞加工和培养外包给私营公司。


    京都大学的 Nakatsuji 告诉日经新闻:”根据日本新的监管体系,我们具备一个’有条件的批准‘,可以通过提交关于对患者有益的安全性和推测(但还没有确凿证据)的证据来实施新疗法。“


    韩国的干细胞发展也不容小觑,韩国拥有目前全世界最多的间充质干细胞上市药物,在首尔最富裕的江南区分布着众多的私人细胞诊所。


    2017 年,前总统朴槿惠在江南区的一家诊所秘密接受了干细胞治疗。


    希丁克也在韩国接受了脐血间充质干细胞产品Cartistem对骨关节炎的治疗。


    04未来展望


    总的来说,在亚洲,以干细胞对抗衰老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一种风尚。


    而各国未分胜负的干细胞研究还将继续向前迈进。正如美国生物化学专家、干细胞领域的领军人物布赖恩·肯尼迪所说:”人类衰老是否能逆转目前尚没有确切答案,但我们已经诞生许多令人兴奋的策略和新方法。相信它们在减缓衰老方面将变得越来越有效。“


    本文整理、摘译自日经亚洲<Defying death:Japan and Singapore lead Asia's stem cell research race>,干细胞与外泌体等。

推荐阅读
展开更多